主頁 > 病友互助
title
thumbnail
伍國全先生 轉移性(胃轉肝)肝癌康復者

「絕處也可逢生,只要不放棄!」

「不要放棄自己,必須積極面對。」不要視之為老生常談,這是伍國全先生經歷五年「絕處逢生」治療癌症的心路歷程。「在整個治療過程中,我學懂不要輕言放棄,要信賴醫生的專業判斷和建議,並且要樂觀地面對……」憑著堅持及信念,今天的他才能繼續享受優質人生,享受與家人共處的每分每刻。

 

我要繼續生存

回想2008年時發現患有胃癌,經歷手術將三分之二胃部切除,十三次化療及忍受種種副作用後,以為可以回復正常生活;可是,禍總是不單行,不久發現癌腫轉移至肝臟。「知道癌腫轉移後,最大的噩耗是主診醫生告知只能進行化療,因為剛完成胃癌切除手術,身體狀況難以承受第二次的大手術。」體內腫瘤一天不切除,就好像計時炸彈般除時爆炸……換言之,這次擴散後只有等死的份兒。「心情及情緒跌至谷底,但我仍冀望多活一天,便能與家人共聚多一天。」

絕處也可逢生

幸好,化療結果是肝內二處癌腫中,較細的已消除,另一的只餘約1cm,「療程」是每半年進行電腦掃描監察,腫瘤生長愈慢,存活時間便愈長,反之……「每次檢查後看報告,腫瘤就是愈來愈大,經歷18個月的監察,腫瘤增至1.5cm,生命就好像懸在癌細胞的生長速度……!」

 

然而,伍先生心裏總希望與家人多相聚一刻是一刻,憑著不放棄及積極面對這個信念,經歷了18個月的絕望及無助,某日在報章看到有關「微波消融術」的報導,即時諮詢家庭醫生,便毅然尋訪潘教授及查詢治療細節。

 

信賴專業意見

結果是「有得做…沒事的…不可放棄…就是很多醫生及病人過早放棄……」伍先生憶述與潘教授首次面談的一番話,以及他的關懷備至,令他亦深信必須切除癌腫,將體內的「炸彈拆掉」,才有康復的機會。

起始以為是進行微波消融術,最終接受教授意見,進行傳統的開刀手術,移除體內「炸彈」後,便進行化療……「真的很感恩,到現在仍能活生生的存在,與太太一起過著優悠的生活。」

 

病情略述

於2008年發現患有胃癌後,進行一連串的療程包括手術及13次化療,接受營養師教導進食方法,療程完畢後進行電腦掃描(CT Scan)及正電子掃描(Pet Scan),發現癌腫轉移至肝臟,分別是1cm及2.8cm癌腫,經過化療後只剩一處少於1cm的腫瘤,但只進行監察卻沒有任何治療,全因伍先生剛接受胃部切除手術及身體狀況欠佳。最後,得知有微波消融術,向潘教授查詢,進行切術手術及六次化療,癌腫已經清除。

 

thumbnail
吳建民先生 肝癌康復者

「肝癌患者切勿輕言放棄」

 

一直健康良好,健步如飛……但就在2011年2月的那天,在上班期間胸口突然翳痛,想嘔又嘔不出,內臟如爆烈有流血的感覺,於是,急召救護車送往明愛醫院,自此,改變了吳建民先生的一生……

 

勿誤信網言
在明愛經過磁力共振檢查,發現肝臟有腫瘤,並已爆裂出血,有即時生命危險,幸好在醫院觀察及治療數天後,出血自行停止,身體狀況稍為緩和,吳先生便被轉介到瑪麗醫院,接受潘冬平教授治療。再經過一連串驗血及電腦掃描,結果是証實了由乙肝引致原發性肝癌,而且左右肝臟共有四個腫瘤,其中最大有5.5公分,位於肝臟邊沿而爆裂出血……吳先生憶述當知道病情後,心情真的很差,好像大難臨頭般,他表示:「這麼大的一個腫瘤,真的很嚇人,而且有四個,在網上找尋資料後,對病情更為擔心,因網上有資料顯示,腫瘤逾5cm是非常危險,治療率很低,以為自己大限將至。」

5139ba5a97250.jpg

 

聽專業意見
吳先生正在擔心病情危殆,處於絕望邊緣,潘教授卻給他一支強心針:「5.5cm腫瘤屬於比較大,而且因有四個腫瘤分佈左右肝不能手術切除,但肝臟功能還可維持生命所需,可以接受非手術治療,所以毋須過分灰心,要樂觀面對及積極治療。」就是因為這段對話,吳先生對治療重執信心,加上潘教授仔細解釋療程,令他更正面面對療程。

5139babba6a5e.jpg

 

積極治療
第一項治療是通過肝動脈局部化療,目的是希望將腫瘤縮細,吳先生憶述:「第一次療程的副作用較重,出現嘔吐、發燒、沒有食慾及腹部積水等,於是,潘教授除處方化療藥物外,還給予止嘔丸及去水丸,減少嘔吐及腹部的積水,減輕我的痛苦,並給予我鼓勵,真所謂的「醫者父母心」。其後,再一次局部化療,情況比第一次好,副作用減少,腫瘤還明顯縮細。」之後,吳先生進行微創腹腔鏡射頻消融手術將剩餘腫瘤消融。後來肝臟又再發現新生的腫瘤,於是,再進行了消融手術…隨後再經過局部化療,雖然仍要覆診,但吳先生的肝功能逐漸康復,身體狀況比發病初期要好得多。

 

 
513d4977dc020.jpg513d4a99c9437.jpg
電腦掃描顯示肝癌腫瘤,最大5.5公分 肝動脈局部化療

 

病情進展
由發病至今已兩年多,經過重複治療,最近兩次電腦掃描顯示腫瘤已完全消滅,而且肝功能穩定,吳先生可如病發前般正常生活和繼續工作。吳先生表示:「我在病發前早已知道我妹妹是乙型肝炎帶菌者,但我唔知乙型肝炎病毒主要由媽媽傳染,我都好大機會有,我當時冇去檢驗,直至我的肝癌病發後才知道自己患有乙肝,潘教授囑咐我不要操勞,每日都要服食抗乙肝藥以保護肝臟不再受損。」

5139baaa73108.jpg

 

及早檢查乙肝
潘教授指出,所有乙肝帶菌者的兄弟姊妹都是乙肝高危一族,必須去檢驗是否也是乙肝帶菌者,吳先生如能-早去抽血化驗乙肝並定期作肝臟檢查,就可及早發現肝癌,不用等到腫瘤爆裂出血才發現,治療也會更簡單有效。吳先生的個案正正顯示一般市民對乙肝和肝癌認知不足,而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其中一項主要工作就是推廣乙肝和肝癌的教育。

thumbnail
鄧廣林先生 轉移性肝癌康復者

「腸癌擴散至肝臟,仍有治愈的機會!」

 

一個電話的力量—讓病患者安心接受療程
於2010年12月時,74歲的鄧先生出現大便出血情況,到私家醫院接受檢查時,發現大腸有惡性腫瘤,於是接受切除手術。術後進行正電子掃描,發現肝臟有陰影,顯示癌腫已經擴散至肝臟,但還未進一步擴散至其他器官。主診醫生建議再做肝臟切除手術,轉介鄧先生到瑪麗醫院潘冬平教授。鄧先生當時心情仍然忐忑,因為已經接受過一次切除腸腫瘤大手術,不足四星期又要再接受另一個肝臟手術,不知70多歲的身體能否承受得起!回家和太太商量,正在疇躇間,鄧先生接到潘教授的電話,鄧先生還記得潘教授聲音誠摯地說:「唔好諗咁耐啦,要盡快切除,否則個腫瘤唔知會再走去邊,明天到瑪麗接受檢查!」

5139b7de6c3aa.jpg

 

走出陰霾
接過潘教授的來電,將鄧先生帶出陰霾,以正面、積極及樂觀的態度接受病情和治療。鄧先生表示:「真的很多謝潘教授,來電的內容就像一個忠告,喚醒我面對病情接受手術,有了決定,心情也輕鬆得多。」

 

遵從醫生指示
翌日鄧先生到瑪麗醫院接受檢查,他憶述:「潘教授對我詳細地講解病情及治療方案,解釋由於癌腫擴散只局限於肝臟,手術切除再跟進化療是最佳治療,而且仍有治愈的機會,我雖然七十幾歲,但身體主要器官機能仍然正常,手術風險並唔高。」潘教授的詳細解釋令鄧先生信心大大增強,接受肝臟腫瘤切除手術後迅速康復,在治療過程中,鄧先生一直遵照潘教授的指示。「教授叫我怎樣做我便怎樣做,樂觀面對,對教授百分百信賴。」鄧先生續稱,試想想潘教授每天工作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仍然記掛病人的情況,真的很難得呀!

5139b376834e5.jpg

 

病情略述
經過治療後兩年,鄧先生的癌腫直至現在沒有復發,身體狀況回復正常,可以和太太繼續享受生活。

 

5139b74f17b42.jpg

 

thumbnail
鄺能恩先生 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委員、肝癌康復者

肝癌絕不可怕,積極抗病,樂觀面對人生

 

鄺先生今年72歲,經營中港貿易生意。2009年,鄺先生與內地醫療機構合作項目,當時他獲安排接受肝酵素檢查,意外地發現血液中的甲胎蛋白指標不正常,初步懷疑有肝腫瘤。為確定病情,鄺先生回港接受電腦掃描檢查,醫生確診為二期肝癌,癌腫瘤大於5cm。

“我家中的人普遍長壽,又沒有大病痛,就一心覺得自己會一直健健康康。雖然十多歲已開始吸煙,但在36歲左右已戒掉,也沒有經常飲酒應酬,只是比較少運動,怎料到會患上肝癌。”

早期的肝癌可以全無病徵,直至病情惡化至出現面黃及肚脹等徵狀時,病情已屆較晚期,未必可以接受手術等根治性治療。

“發現患上肝癌時都難免沮喪,因為我這一代人都覺得癌症是絕症,沒有方法可以根治疾病,加上覺得治療過程會好辛苦,所以曾經非常擔心。”

 

隨著醫療科技日新月異,早期的肝癌患者已可接受切除手術割掉腫瘤,晚期患者也可透過標靶藥物來延緩病情,且副作用少。

“醫生說我可接受手術切除肝癌腫瘤,在瑪麗醫院接受手術切除後再參加一項標靶藥物減少復發的三期臨床研究,至今已兩年多,最近掃描檢測顯示無腫瘤復發。坦白說,我完全不覺得身體的狀況下滑,我的肝功能仍正常,可如常兼顧中港的生意、繼續湊孫、周遊列國。”

患病期間,得到家人及朋友支持和鼓勵下,鄺先生能調整自己的心態,保持樂觀平常心境。直至現時病情也非常穩定,再沒有復發。

“患癌再不是「絕症」,肝癌絕對不可怕!”

大家都應該如鄺先生般積極抗病,享受人生!